由零开始—纵横中国自驾之旅

中国汽车动态网 2005年11月30日16:00
这是一次艰苦的旅行,两个月的时间,从上海的崇明岛到西藏的珠穆朗玛峰,在零海拔启程,最后到达世界巅峰,我们自驾车横向穿越了整个中国。

在这儿,我们为你展现旅途中有限的几个细节。或许,当你读懂了这次旅行,你会和我们一样,选择由零开始,坚毅上路。

缘起:选择一个和珠穆朗玛相配的起点

开车进藏,朝圣珠穆朗玛,我们长久以来的梦想。我们一次次抬头西望,总是梦想着自己能够伫立于世界之巅,背靠着巍峨神山,头顶着湛蓝天空。

当我们决定要做这一次以珠峰为终点的旅行,选择一个相配的起点就成了最大问题。

珠峰被称为地球的第三极,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地方,和它相对,就应该是海拔最低的地方。负海拔地区,新疆有,云南也有,但是它们地域跨度不大,行程显然太短。直到我们看到地图上的海岸线,有人说:“干脆从海边出发,从零海拔开始”。一瞬间,“由零开始”这个词深深地烙在了我们的脑海——这是一条怎样的长路啊!跨越了中国的三大地理阶梯的长路。

选择哪条路进藏呢?比较符合要求的线路是滇藏线和川藏线,前者从广东出发,一路尽情领略民族风情;后者从上海启程,地理跨度更大。仔细比较后,觉得川藏线更好,从上海出发,沿着长江逆流而上,经过川西高原,进入西藏,线索最完整,含意最丰富,景色也最漂亮。

于是,我们最终选择了上海崇明岛作为起点。回头看地图,眼前一亮——这条线路除了最初的设想之外,竟然将中国从中间横向跨越!

告别办公室的电脑,我们的漂泊开始。

早就想好,我们这次旅途的第一阶段——长江段,会是这一次行程里最轻松的一段,一路没有艰难险阻,而路旁,也都是柳荫绿草、“人家尽枕河”的南国秀色。

我们把第一阶段的终点选在了万里长江的第一古镇——李庄镇,因为从此以后,我们就要开始进入高原。在李庄,我们有一项重要的使命,从崇明岛带到这里的使命——把从崇明岛带来的长江水交给第一镇的人们,这是一份浓厚的祝福,因为这同一条滚滚而逝的江水,头尾两处的同胞们有了隔不断的情谊。

崇明岛的瀛东村是由于长江泥沙冲击而形成的新陆地,它是崭新的,身处长江最末端;而李庄是长江之首保存下来的最古老村落。一头一尾,这样的对比其实让我们的旅行增添了新的寓意:崭新与古老,开始与结束,它们之间没有距离,在轮回之后,“一切皆可由零开始”。

发展:川藏线 艰险与美丽并行

从这里走过的时候正好是9月,很幸运,这是川西藏南最美丽的季节。

到了这一段,同行的摄影师开始表现出了压抑不住的兴奋,从神秘的桃坪羌寨,到红叶绚烂的肆无忌惮的米亚罗,然后再走进风情万种的阿坝和康巴,所经过的每一个地方,都让人唏嘘不已。

这段旅途的后半程已经进入藏区,一路上,我们最幸运的一件事情就是见到了“格萨尔王传”的吟游艺人阿尼。西藏德格地区是格萨尔王的故乡,在这里,世界上最长的一部史诗《格萨尔王传》广为流传。据说能够学会演唱格萨尔王传的人都有着一些神奇的经历,他们从来也没有学过一个字,却能够在一夜之间如醍醐灌顶般地对格萨尔王的一生了如指掌,从此,他们便开始在各个村落间游走,唱诵古老的故事。会演唱它的人,比如阿尼老人,都会受到当地人的特别尊重,因为他们坚信这些诗人有着神奇的能力,是格萨尔王的代言人。

进藏过程中的美丽与艰险似乎都是一种铺垫,为了我们最后的高潮不遗余力的制造氛围。当海拔越来越高,我心中的神圣感觉日益强烈,因为我知道,这距离旅途的终点越来越近。

拉萨已经很现代,这里如今就像一个国际化的大都市,各种肤色的背包客在大街上擦肩而过。而入夜时分的街边酒吧,陌生的旅人在一起制造浪漫。但是,我却至今难忘在前往萨迦古城路上的一场经历:

那一路上,我们经常见到骑马或者驴的独行者,就好像是行走江湖的侠士。路上尘土弥漫,我们都不敢开车窗,好像被装在一个密封罐子里,而那些人却优哉悠哉。

“你要去哪儿?”

“前边……”

我和这位骑马的大爷打了声招呼,他给了我们一个哲学的回答。一瞬间,心底里对他崇拜得五体投地,这种边骑着毛驴边哼着小曲的独行者,我觉得他才是新时代最时髦的侠客原形。

一路的兴奋感慨与艰辛磨难,我们终于还是到达了终点。我想不会再有别样的场景会让我们有这样的反应,我只记得当时我们几个大老爷们面对着纯洁无比的巍峨山峰,竟然是每一个人都热泪盈眶,无一例外;而有一位最激动的哥们,竟然在冰天雪地里脱掉自己的上衣,放声大吼,欢呼雀跃,似乎是在让珠峰毫无保留地拥抱自己。

没有结局

高潮时刻戛然而止,这是所有经典的魅力,我们的这一次横跨,也是如此。我情愿把记忆永远定格在珠峰最后的一瞬,不再有结局。

一条经典的自驾车线路

一路绚丽多彩的风景

一段段动人的旅途故事

……
GOOGLE一下:
百度一下:

网友评论(共条评论)

作者笔名 简短内容 发表时间
标题:
姓名:
内容:
全站搜索
城市 国内厂商 国外厂商
厂商 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