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云驾雾天门山

新闻午报 2005年12月16日14:58 冰点
  云上是仙境云下是人间。

  深秋,上海美术馆,一场名为“巧合”的摄影展,莎拉·莫恩,这位获得了“2005马爹利非凡艺术人物”的传奇摄影家,以黑白和拖曳的镜头,传达着充满神秘的绘画语言。莎拉·莫恩说,如果不是出于职业的需要,她宁愿只用黑白胶片描绘这个世界。黑与白,再简单不过的两种颜色,却构成了最强烈的对比效果。
  
  黑白照片,无论晴天或阴雨,都能使层峦叠嶂变成一幅国画的泼墨山水;而瓦蓝的天空、葱绿的树林、嫩黄的野菊,这些鲜亮的色彩则更能令人感受到勃勃生机。张家界天门山,一举囊括如此两种风情,一层浓雾分隔出上下两重天:天门山顶,色彩明亮宜人;天门洞前,云雾缭绕,简单的光影勾勒出了黑白世界的默然和美妙。

  7455米索道,直上云天

  俗话说:“不到黄石寨,枉到张家界”,随着今年9月,新景区天门山的开放,又一番奇景呈现在游人面前,相比之下,黄石寨顿然失色。从张家界市中心驱车仅8公里,即可到达天门山索道下站。索道站和远处的山峦之间,绵长的缆绳稳健地移动,感觉不到丝毫震动,一米一米地接近天门山。

  缆车越过一片开阔地,收割完毕的稻田里,残留的稻梗被火烧得块块焦黑,民居屋顶上,摊开一层薄土,不种花草,只种蔬菜,倒也实在。远处的峰顶如同锯齿一般,齐刷刷朝一个方向倾斜着。沿途的绿树丛中,偶然出现一抹艳红,还未来得及举起相机,红叶擦身而过。

  随着海拔一再升高,忍不住把窗开到最大,透过隔栏,渐起的寒气伴随着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越过又一座山峰,惊喜地发现山坳里曲折壮观的盘山公路,犹如黄河的99道弯,蜿蜒于丛山之中。

  当一座看似骆驼的山峰出现在面前,雾气乍现,朦胧间,青山若黛。越往上行,雾气越浓,最后一眼看清了脚下是一面峭壁,转瞬之间,便被云雾紧紧地裹住,上不见天、下不见地,那感觉就像腾云驾雾,唯一可以证明我们在继续向上移动的参照物,只有交错而过的下山缆车。

  拨云见日的那一刻,如临仙境。天际无云,云都在脚下,阳光肆意地照射着,却一点都不让人觉得生厌,天空的颜色和西部地区一样,纯粹的瓦蓝。近半个小时,7455米索道,高差1279米,毫不费力,一路赏景,攀上了天门山巅。

  探访鬼谷先生,纵横捭阖

  雨后初晴,山顶的空气特别新鲜。在索道出口的小卖店买一包酒鬼花生(补充盐分、垫饥相当有效),再带上一瓶矿泉水,取道东、西、中三条游线的西线,兴奋地渐入天门山树林深处。

  一路走走停停,拍照赏景,无需攀爬太多的台阶,因此体力消耗并不大。携带的矿泉水,也因空气湿润、气温略低,显得有些累赘。

  鬼谷子,纵横家的鼻祖,崇尚权谋策略及言谈辩论技巧,相传曾梦见自己在云梦山修炼,彼时的云梦山,又称嵩梁山,也就是如今的天门山。在山顶的原始树林里,我们发现了看上去排列杂乱却又似乎有些章法的“石头阵”,传说是鬼谷子演练兵法的地方,不知当年老先生最得意的两个弟子———苏秦和张仪,是否曾在这里受教过。“石头阵”里的岩石如同平放的书页,层层相叠,岁月磨钝了它们的棱角,地上落叶缤纷,粘在潮湿的石路上,阳光照耀处,更显出片片青苔的油绿光泽。

  继续前行,漫步于山崖边的小路,一道千丈幽谷赫然出现。山谷前是一面峭壁,山脚下云雾缭绕,偶有一片淡淡的白云,升腾而起,转瞬间就从山腰攀上了山顶,然后翻越过去。

  又一面峭壁,耸然而立,仿佛被刀切过的山体,如此笔直,植被绝难生长,只有山顶的平台上铺满了深绿色。半山腰,一个不起眼的小洞,洞口挂着块红布条,以便游人辨认,据传,那里便是鬼谷子梦中修炼的地方,叫做鬼谷洞——或许数千年前,鬼谷子老先生真在梦中攀进了如此险要的洞穴,但是,传说毕竟只是传说,我们已然无从考证。

  久闻成语“纵横捭阖”,这回却是头一次看到了“捭阖”的“实物模型”。鬼谷洞附近,有一个用木板围起来的圆桶,直径大约4米,共有四个入口,内部则是可以用手轻易推动、旋转的多扇木门,所谓捭阖,意为“开闭”,随着每扇木门不同的旋转角度,通向“出口”的道路不停变换,构成一个千变万化的“迷宫”。在这里亲身体验一下鬼谷子先生所创制的“捭阖”之神奇,倒是一件趣事。不过,可要当心在里面乱闯出不来哦!

  樱桃湾是东西中三条游线的终点,位于天门山寺附近,这里有一座可以就着风景吃饭的餐厅。原木色调的桌椅,看起来十分沉稳,临近山崖的窗外,有一排露天的桌椅,是观景的好地方。远处淡蓝的天空,轻飘飘的云雾,忽隐忽现的山峰,天气好的时候,还能享受暖洋洋的日光浴,做个深呼吸,仿佛将身边的云雾也吸了进去呢!

  蔚蓝天森林氧,中线漫步

  由于龙头岩直达天门洞的后山索道要到2006年末方能建成,为了近距离观赏天门洞,我们只好放弃了东线的美景,从中线抄近路赶回索道上站,乘缆车前往索道中站,再换乘景区中巴车,直奔天门洞。其实,东线一路是俯瞰天门山的绝佳角度,待到后山索道建成,游客们就能轻松俯瞰天门洞的壮观景色了。

  中线没有令人叹为观止的千丈幽谷,也没有如仙境一般的浮云,和西线唯一相同之处,是透过间或交织的野生树木,看到头顶天空一如既往的无云、蔚蓝。穿行在林间小道上,最大的享受就是呼吸新鲜的森林氧,混合着微微沁凉的空气,感觉清新无比。或许是由于森林遮挡的关系,中线一路无风,气温要比西线略高一些,比较适宜漫步。

  坐缆车,再次融入那层浓浓的云雾,就是这层雾气,将上下分割成两个世界,往上是云白天蓝,往下是混沌迷蒙,一瞬之间,宛若天上、人间。隐约看到峭壁上片片暗红——高处不胜寒,这里的枫叶比山下的颜色深了许多。
GOOGLE一下:
百度一下:

网友评论(共条评论)

作者笔名 简短内容 发表时间
标题:
姓名:
内容:

相关新闻

全站搜索
城市 国内厂商 国外厂商
厂商 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