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卫视杨乐乐畅谈爱车

星辰在线-东方新报 2005年5月24日11:36 杨乐乐 口述 陈莎 何尚武 撰稿
 
  开车“乐”事说不完

  “可千万别说我老‘撞车’啊,不然别人一看是我的车都会急忙躲开的”。美女“红娘”杨乐乐再三叮嘱,可记者还是忍不住“泄密”一回,将乐乐的开车趣事说出来,和大家分享。
  
  想刹车却踩了油门

  开车可容不得半点分神,这是我在数次历险后来之不易的教训。

  记得那一天,我在交叉路口遇上了红灯,踩了刹车,但忘了拉手刹。不凑巧的是钥匙掉了下来,我便弯下腰捡钥匙,没控制住脚下的力度,居然踩了油门,只听到“咣当”一声,停在我前面的出租车的保险杠已经掉下来了。

  “不会开车吗?保险杠200块,修理费100块,补漆100块,一天的误工费300块……总共是850块,赔钱吧!”没等我回过神来,出租车司机已经怒气冲冲地走到我面前,精确地算了一笔账。

  “难道看我是女孩子就好欺负吗?可由不得你乱喊价。”我心里不服气,赶紧叫来好友助阵。一番理论后,只赔了200元。

  有了这次教训,在以后的开车途中,不管车内发生了什么状况,我总是先稳定好车况,然后再去处理。这样一来,麻烦也少了很多。

  撞车,我可不吃亏

  车开的时间长了,难免会有些磕磕碰碰。好在我选的车是东风本田CRV,视线足够宽阔,而且车也经得起撞。因此,尽管我时不时会和其他车来个亲密接触,但我的车总比别人的车伤得轻。

  赛车,还是有点后怕

  刚买车的那一阵子,我喜欢开快车,将音乐声调得很大,以80公里至100公里的时速穿梭在车流中,真的感到很快乐。“上路千万不要和别人赛车。有的人好胜心强,比不过时还会骂你呢!”虽然喜欢开快车,但好友的忠告仍时时荡漾在耳边,我也不敢轻易与人一争高低,可也有冲晕头脑的时候。

  那天经过五一广场时,前头一辆别克车总是不紧不慢地挡住我,几次想超车都没成功。我实在是有点烦了,瞅了个空子,便忽地一下超过了对方。

  可是,我这边高兴了,对方可不乐意了。刚刚还在“慢慢游”的别克,猛然加速“蹿”上来挡在我前面。我不服气,立马再追。反正只要对方加速,我就跟着踩油门超车。

  刚开始“比赛”时,我只是凭着一股子怒气,可在你追我赶几个回合后,突然发现仪表台上时速的指针在120公里至130公里之间跳动,心里顿时害怕起来。再快是不行了,会出意外。可比输了,又怕被对方奚落。

  就在暗地里着急时,正好到了广电附近,我立刻左转弯拐了进去。对方可能是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风驰电掣般地驶过去了。我的车速这时才慢了下来,一身冷汗被风一吹,浑身随即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我想,赛车这种事是无论如何也不敢再做了。

  只要自己喜欢的,就好

  很多人问过我,一个女孩子为什么第一次买车就选择了吉普车?其实,这并不是我一时兴起,而是钟情于吉普车由来已久。因为其视线好、空间大,而且,那时尚、拉风的个性也挺适合我的。

  不少人买车,会首选宝马奔驰,但我对此却不那么崇尚。其实,这也跟手表一样,名牌表并不只有雷达,好车也不只有宝马奔驰,如英国的莲花等品牌就相当不错,只是没有引入国内而已。我认为,只要是自己喜欢的、适合自己的,开着就高兴。

  我是一个念旧的人,用过的手机、电脑,一般都舍不得换,对汽车更是如此。不过,倘若哪位有心人对我的爱车情有独钟,我也愿意忍痛割爱。

  借车,让我很头痛

  爱车的朋友,总喜欢试着开不同性能、型号的车。我有时也会借朋友的车开开,自己的车当然也免不了外借。可是,借车是件让人头痛的事。借出去后,带回一路尘土还没什么,可怕的是车内被烟味、食品屑、泥脚印入侵。每每看到爱车变成这般模样,我总是心痛得要命,只得送回养护店再做一次保养了。
GOOGLE一下:
百度一下:
全站搜索
城市 国内厂商 国外厂商
厂商 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