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债"罗生门"持续发酵 珠海银隆激进扩张后遗症凸显

中国经营网 2018年1月20日16:46 张家振
  新能源汽车“黑马”珠海银隆新能源股份公司(以下简称“珠海银隆”)在一路狂奔后,正陷入拖欠供应商货款,遭上门讨债维权的舆论漩涡。

  1月16日,一则“珠海银隆被爆拖欠供应商货款逾10亿元”的消息引发了外界对公司资金状况的关注。据《财经》杂志报道,根据目前不完全统计的信息,珠海银隆逾期未支付的货款至少12亿元。

  珠海思齐电动汽车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珠海思齐”)是珠海银隆供货商之一,也是目前选择上门维权、公开喊话要求还钱的公司。珠海思齐副总经理束磊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自2014年公司与珠海银隆建立合作关系以来,供货总交易额超过1.3亿元,截至目前累计到期尚未收回的货款超过7600万元,因货款无法及时收回,在年关即将到来之际公司已陷入经营困境。

  1月17日,珠海银隆委托广东华杨律师事务所发表声明称,珠海银隆之关联公司与珠海思齐确实存在买卖合同纠纷,但依据合同约定不存在恶意拖欠货款问题,“纠纷源于珠海思齐产品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以及售后服务缺失等问题,这也是珠海银隆拒付部分货款的根本原因。”

  快速扩张下,珠海银隆资金问题也备受关注。不过对于更多疑问,记者多次联系珠海银隆副总裁张吉成和市场部总经理张斌等,截至发稿时未获进一步回复。

  拖欠货款遭堵门要债

  据束磊介绍,珠海思齐是珠海银隆及旗下相关公司的充电设备供应商,双方从2014年起建立了业务合作关系,之前一直合作紧密,且未有拖欠。从2016年10月开始,珠海银隆货款支付开始出现拖延现象,2017年1月20日在支付最后一笔200余万元的货款后,至今未付过一分钱。

  根据珠海思齐提供的数据,截止到2017年1月21日,珠海银隆共欠该公司到期货款约7227万元,且后续再未支付。“目前按合同约定到期应付货款累计超过7600万元,其中1700余万元已通过诉讼方式寻求解决。”束磊表示。

  记者获得的购销合同显示,2016年11月18日,珠海银隆旗下珠海银隆电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隆电器”)向珠海思齐采购11套移动智能充电车,合同金额3007万余元。然而,珠海思齐在2017年1月完成交付后,银隆电器仅支付了1202.13万元,剩余的货款至今未支付。2017年9月,担心货款回收困难的珠海思齐将银隆电器诉至法院,要求支付剩余货款及违约金1775.2万元。

  珠海市金湾区法院一审判决书(【2017】粤0404民初1851号)显示,就双方合同纠纷,法院判决银隆电器向珠海思齐支付货款及违约金1775.2万元,珠海银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随后,银隆电器已于1月8日递交上诉状,案件进入二审程序。

  “纠纷源于珠海思齐产品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以及售后服务缺失等问题,这也是珠海银隆拒付部分货款的根本原因。”珠海银隆在委托律师发布的声明中称,由于该案的诉讼程序尚未终结,一审判决书未发生法律效力,双方间的法律纠纷应当回归司法程序解决。

  在束磊看来,公司认同涉诉的1700余万元货款通过法律程序解决,双方对剩余的5000多万元货款也并没有争议,但珠海银隆通过各种理由拖延,要求所有款项等二审判决后才一起支付,这显然不合理。

  多方催收货款无果的珠海思齐最终选择了上门讨债的方式。据束磊介绍,在1月10日公司员工到珠海银隆维权后,银隆采购部负责人曾承诺先行支付货款的一半(3500万元左右),但当第二天去签署《付款进度协议》时再度变卦,公司员工无奈于1月12日再次来到珠海银隆门口拉横幅维权。

  珠海银隆代理律师周炎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银隆公司认可双方合同约定货款的金额,并没有赖账或恶意拖欠的想法,也不是公司经济实力的问题,关键在于双方就相关款项是否到了结款条件各执一词,公司之前要求就质量问题进行整改,并作为新的验收标准,但珠海思齐并没有整改到位,相反还于2017年12月中旬停掉了售后服务,导致设备无法正常运转。

  对此,束磊表示,公司停掉售后是因为公司目前的经营状况已无力承担相应的售后维护成本,公司之前曾要求珠海银隆支付一定款项以维持售后服务正常运转但遭到拒绝。“银隆拖欠货款已使公司陷入了绝境,无法支付员工12月份的工资、无法支付几十家供应商的货款。”

  事实上,珠海思齐无法及时从珠海银隆及关联公司收回供货款并非个例。据《财经》杂志报道,包括珠海思齐在内,珠海银隆逾期未支付的货款至少12亿元。

  不过,珠海银隆在律师声明中称,除珠海思齐一单外,其余供应商提供的产品无质量及售后服务缺失问题的,均依法履行合约,按照账期支付货款。

  挥之不去的格力身影

  值得关注的是,珠海银隆曾获得包括董明珠、王健林等一众商界大佬青睐,一时间成为新能源汽车领域的“明星企业”。记者梳理发现,自2016年启动收购珠海银隆股份事项以来,珠海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格力电器”,000651.SZ)在珠海银隆日常经营中的身影始终挥之不去。

  彼时,格力电器拟作价130亿元收购珠海银隆100%股份,不过收购事项因无法通过股东大会决议最终宣告失败。这并没有打消董明珠的“新能源汽车梦”。2016年12年15日,董明珠宣布以个人名义出资10亿元入股珠海银隆,持股比例7.46%。

  公开资料显示,当时董明珠的主要财富是其持有的占格力电器总股本0.74%的股份,价值11.12亿元。董明珠入局珠海银隆可谓“倾其所有”。经过多次增持,目前董明珠持股比例为17.46%,为珠海银隆第二大股东。

  在董明珠的光环下,格力电器和珠海银隆也进入合作的“蜜月期”。2017年2月21日,格力电器公告称,为切入新能源汽车产业链、储能以及电池制造装备领域,公司拟与珠海银隆签订《合作协议》,双方在智能装备、模具、铸造、汽车空调、电机电控、新能源汽车、储能等领域进行合作。在同等条件下,一方优先采购对方产品,购买对方服务,以一个年度为一个周期,相互的优先采购和总金额不超过人民币200亿元。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在格力电器洽谈收购珠海银隆股权期间,格力电器和珠海银隆全资子公司珠海广通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通汽车”)签署《委托采购合同》,广通汽车委托格力电器并以格力电器的名义代为采购公司所需的生产物料及各类设备。例如,珠海思齐提供的采购合同显示,格力电器向珠海思齐采购4套移动储能车及储能柜,合同总金额1432.6万元,并在合同中备注“银隆供方”。

  此外,据供货方反映,在格力电器为广通汽车代购设备合同履行期间,供货方如果想顺利拿到货款,还需要拿出一定比例的资金购买格力电器生产的手机等抵扣货款。珠海思齐提供的资料显示,2016年9月20日,公司向格力电器以3599元/台的价格采购20台格力G0215D型手机,总金额近7.2万元,并直接从货款中扣除。

  据束磊介绍,随着格力电器收购珠海银隆股权事项告吹,2016年底,广通汽车、格力电器与珠海思齐签订三方协议,格力电器自2016年12月31日起不再参与买卖合同的履行和承担合同责任。

  也就是从这时开始,珠海银隆货款支付出现拖延等问题。“公司在催收货款时,珠海银隆多次以资金紧张为由拖延,要求先缓一缓,直至最后拒绝支付货款。”束磊告诉记者。

  对于广通汽车委托格力电器代为采购生产物料及设备的问题,格力电器市场部部长陈自力回应本报记者采访称,“货款支付都在按合同履行,事件主要是珠海银隆和供货商因产品质量问题导致的纠纷,和格力电器没有关联。”而关于供货商以购买格力手机抵扣货款的问题,陈自力未做回应。

  激进扩张后遗症

  珠海银隆成立于2009年12月,主要从事钛酸锂材料、钛酸锂动力电池、电动汽车核心部件、电动汽车整车、电动汽车充电设备的研发、生产及销售,核心竞争力在于钛酸锂电池技术。

  2010年,银隆斥资约4亿元收购了美国奥钛53.3%的股份,掌握了石法纳米制球技术,并借此掌控了电动车锂电池的钛酸锂材料的生产技术,走上了发展的快车道。

  据了解,目前市场上其他主流的动力电池包括三元电池、磷酸铁锂(LFP)电池、钴酸锂电池和锰酸锂电池等,钛酸锂电池虽然具有寿命极长、可快速充放电、宽广的工作温度范围、更高的安全性等比较优势,但钛酸锂电池的发展前景也饱受质疑。

  北京大学一位不愿具名的电动汽车电池项目负责人告诉记者,钛酸锂电池能量密度很低,在重量和体积方面并不占优势,不具备可持续性和可发展性,所以除了珠海银隆鲜有公司把这项技术用到电动公交车上。

  获得董明珠大举投资后,珠海银隆在业内声名鹊起,也踏上了快速扩张之路。

  资料显示,自2016年12月以来,珠海银隆新能源产业园和生产基地就在成都、兰州、天津、南京、攀枝花等地落子,协议总投资接近800亿元。目前,公司已在全国布局有11个产业园区,同时处于建设阶段的就有8家。

  相比之下,公司电动客车销售和营收状况并不亮眼。据珠海银隆副总裁李志介绍,2017年公司销售订单接近7000辆,金额约85亿元。

  根据格力电器在拟收购珠海银隆股权期间披露的数据,2014~2016年,珠海银隆营业收入分别为3.48亿元38.62亿元和78.98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2.66亿元、4.16亿元和8.36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新能源汽车补贴发放更加严格,最近几年珠海银隆的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也快速上涨。2014年、2015年和2016年6月,公司应收账款分别为3亿元、31.8亿元和47.7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达到86.60%、82.35%和192.10%。

  这也引发了外界对珠海银隆资金问题的担忧。“珠海银隆前期扩张太快,再加上新能源汽车整个行业本身就资金特别紧张,而且企业不容易自己消化,面临的资金风险的确很大。”在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看来,新能源汽车企业首先应该结合市场情况和企业发展实际做好资金规划,否则激进扩张很容易出现各种问题。

  李志回应称,公司的银行存款还有数十亿元,再加上尚未使用的银行授信额度,公司资金链不存在问题。
GOOGLE一下:
百度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