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律背反 买电动车的其实不想买

华夏时报 2018年1月26日17:33 孙斌
  在电动汽车百人会启幕前,记者与一位北汽EV200车主朋友在周末进行了一次尬聊,起因是该车主自己的日产汽油车外借,当天只能开电动车代步,最终车主爱人因操作失误,爱车抛锚北京二环内。电动车用户的使用逻辑、购买动机,牵扯出了周末百人会上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的一番言论:因为政策和补贴原因,现在买电动车的人都是那些不想买电动车的人。固然,出于企业自身的动机,何小鹏的话有着互联网人煽风点火的特质,可当你设身处地站在一个电动车使用者的角度换位思考,这句话实在细思极恐。

  一个消费心理的话题

  这样的话题,从何小鹏嘴里说出,看起来很不协调。毕竟,小鹏汽车刚刚在2018年年初才上市了首款车型G3,想用数据模型说话还没用户基盘——用户痛点的话题更该由一家传统业内主机厂提出,而非一支刚建立起电车品牌的新军。

  以记者上周日会面的这位朋友兼电动车车主举例,在购买EV200前,他家中已有两辆京牌内燃机车,一辆小两口使用,一辆为其双亲日常代步。记者在撰文前,经历了一个汽车记者固有的套路:朋友摇得京牌电车指标,向你咨询哪款电动车更牢靠、有没有厂家折扣,在经历一番心理斗争后,最终走到购买环节,他二话没说捡便宜的上,10万以内搞定,不就给夫人代个步么!

  在二环抛锚前,他与你关于车的互动始终停留在这车不错,省油、冬天热风快、车小好停车,不限行,可对这一症候群的消费者而言——十次满意抵不上一次尴尬,由于家中女性车主没关注续航里程,以及日常维保,一辆从里到外优势满格的电车毫无意外地趴窝了,更为严重的是,车主和我相约聚会,当天面子里子都没了。

  这是一位消费者真实的使用场景,也是记者无数次用车主思维反思电车的得失中的一次简单的心理暗合过程。

  对此,蔚来汽车董事长李斌在百人会现场表示:“在政策的导入期,大家买车更多的时候还是因为牌照,其实很少有用户买电动车是因为热爱电动车,使用起来也很痛苦。下一步就是市场导向了,真的是用户来投票了,用户永远都只会为更好的体验买单,要求用户具有那么高的环保意识,因为要节能、降低碳排放使用电动车,那不现实。”

  巧合的是,在电动汽车百人会结束后,记者又再次致电了上文提及的车主,提供他一个假设:如果上次摇号摇中的是辆汽油车,你买不买?得到的答案很明确:必须买,你能介绍个靠谱的么?

  新势力考问造车业

  从一个单向的逻辑维度推断,何小鹏、李斌说了大实话,这是他们进入造车实业行当后,看到的消费群像,强调用户痛点更符合他们的企业定位;而从另一维度上看,无数个小鹏、蔚来在进入行业之前和之后看到的真相,何尝不是主流造车企业的痛?

  同为造车新势力代表之一,长江汽车董事长曹忠现场的三连击非常有力:一问电动汽车一百多年来都没有竞争过传统燃油车,现在凭什么胜出?二问混合动力车型历经20多年为何还处于渗透阶段?三问全球来看电动汽车销量仍低于混合动力,中国电动汽车凭什么说一定能战胜传统车?

  与其说,曹忠发问的是电动车技术门槛有没有建立,不如说以他为代表的市场新势力在跟进下注时,比新晋造车网红们更为关注电动车规模优势、经营效益如何确立。无论是高高在上的AI、5G通信,或是多如牛毛的车载OS系统,陆奇(百度总裁)、李斌、戴雷(拜腾汽车总裁兼联合创始人)、何小鹏开10场发布会可以有10种不同的解读方式,但真刀真枪的市场一线,挑战只有一种——贵企业用什么样的产品接入市场?赢取效益。

  一位亲身参与造车项目,未能参与汽车百人会的业内投资人士在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表达了这样的看法:“这周,大家都在讨论金融业去杠杆,今年的融资环境会越来越困难。这种去杠杆在造车业中何尝不是,大到北汽的IPO,小到2017年大大小小无数次造车新势力融资背书,在大伙儿削尖脑袋向资本市场低头的时候,有几个人真正在意过运营环境的优劣和未来成长的可持续性?”

  探索接地气的运营模式

  相信上述人士的话,并不简单针对的是造车新势力,相反,相关人士在接受采访时,忧虑的重点并不是新军,而更在意传统造车势力在这轮利益博弈中的价值胜算。

  何小鹏从他的出发点谈及:“电动车应该取消补贴,因为政策和补贴原因,现在买电动车的人都是那些不想买电动车的人,未来5年,中国的新能源汽车都很难有利润。”百度出身的何小鹏看到了其一,而市场上在验证着其二。

  刚跻身造车业的新军建言政府甩开保护伞,2020年停止电动车补贴,而远在西南柳州一隅,宝骏E100的市场真正售价为3.58万元。柳州这家造神车“五菱”的企业,用宝骏E100这种平价电车接过神车衣钵,接下来的农村包围城市的打法、定价思路是准备打恶仗的。

  和上汽通用五菱持相同看法的还有车和家,其创始人李想也在多个场合表过态:“别人的造车思路我看不懂,什么接地气我干什么。”位于常州的车和家,预计今年推出的车型同样是定位A00级别的小型通勤电动车。

  在中国幅员辽阔的五六线县级、农村市场,以及一二线的特大城市代步市场,两个极端所迸发出的消费需求在不同中又何其相似——前者总喜欢傻大傻大的五菱、长城,买车致富,后者是二环上特斯拉遍地,可开着北汽EV200的北京土著依旧享受自己的生存空间。

  老百姓用脚投票——EV市场就两种人,买特斯拉的,和非常在意成本把代步车当工具车用的。现时现下,真正的老百姓不会为电动出行额外的溢价埋单。
GOOGLE一下:
百度一下: